工作太累小事都会大发雷霆

2018-01-07 09:08 来源:未知
主页 > 权威发布 > 正文
  现在,教师的压力越来越大。
 
  教师节临近,教师们却无法放松过节
 
  教师的心理健康问题备受重视,顺德拟建全区教师心理健康咨询站。
 
  还有一周就到教师节了。不过,这个节日并未让老师们放松,9月15日,教师认定工作就要开始。面对越来越多的毕业新生力量涌入教师行业,老教师们不得不疲于为自己充电,所受到的压力与日俱增,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老师的心理健康。
 
  据中国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课题组对某省168所城乡中小学2292名教师进行的检测,80%的教师反映工作压力大,32.18%和16.56%的教师有轻度和中度心理障碍,2.49%的教师已构成心理疾病。
 
  顺德区教育局拟建立首个全区教师心理健康咨询站,为老师们减压。
 
  “我希望人们把我当成有血有肉的正常人看待。
 
  如果学校、家长和学生都不能正视教师的心理健康问题,后果是很可怕的。”
 
  一位教师的心声
 
  新人抢饭碗 老教师忙充电
 
  长期关注教师心理健康的政协委员黎碧泉认为,教师队伍承受的心理压力持续增大,新人的不断涌现,让老教师感到行业的压迫感。
 
  顺德一名教初中毕业班的班主任小刘说,他们学校不少大中专学历的老教师,每逢周末,都在忙着到进修班为自己“充电”,新教师们也在忙着写论文、搞课题和评职称,各类培训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小刘说,学校管单双周的周末叫“大礼拜”和“小礼拜”。大礼拜能休息一天,而小礼拜只能休息半天。每逢暑假和寒假,老师们为了满足日益发展的教学需要,不得把时间全泡在进修班里。“说实在,干老师这一行,压力真的很大。”
 
  压力太大了情绪不稳定
 
  “每天的工作实在太累了,有时回到家里,一些小事也会让我大发雷霆,吓到丈夫和孩子,事后我也会偷偷地哭泣。”在伦教某中学担任高三班主任的阿燕说,每年升学之前,这种焦躁的情绪会更强烈。
 
  在学校里,班主任被升学率这个“紧箍咒”绷紧了神经,对学生的教育更缺乏耐心。有一次,阿燕对一名不认真完成作业的学生批评了一通,没想到第二天家长就到学校找到她,阿燕对这名家长又是解释又是道歉,这名家长才消气。阿燕经常怀疑自己,是不是自己真的有了心理问题?
 
  教师“职业病”很普遍
 
  “我希望人们把我当成有血有肉的正常人看待。”阿燕说,如果学校、家长和学生都不能正视教师的心理健康问题,后果是很可怕的,会直接对学生、家长、学校甚至整个社会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
 
  由于过度劳累,长期缺乏锻炼,胃病、心脑血管疾病和呼吸道疾病等似乎成为教师的“职业病”。
 
  教育局:
 
  将建教师心理健康咨询站
 
  区教育局秘书科郭金元表示,教育局将采取更多措施来缓解教师心理健康问题。据介绍,目前,教育局已经在全区教师心理健康教育C证培训中增加《教师心理卫生》课程,定期举办师德报告会,邀请心理专家作报告。
 
  未来,教育部门计划建立区教师心理健康咨询站,地点设在区教师进修学校,设置教师心理健康咨询热线电话,倾听教师们遇到的烦恼。同时计划建立教师心理危机应急反馈与干预机制。
 
  “其实教师最好的减压地点在各自的学校内,我们也鼓励学校将心理咨询室的服务对象扩充到教师身上,帮助疏解。”
 
  他们的压力来自哪里?
 
  1.批评学生 左右为难
 
  批不批评学生的过错成为教师的一种无形压力。
 
  教龄只有两年的陈老师无奈地说,刚开始教书时,她觉得以平易近人的形象更能融入学生团队,可没想到,温和的态度让全班大部分学生认为“好欺负”,上课开小差和说话的现象屡禁不止。“后来一名老教师就告诉我,适当的时候还是应该多批评一下学生,才能恢复班里的秩序。所以现在自己还是会适当地说一下学生。”
 
  批评了学生,老师们又得承担家长带来的压力。就职于大良一所出名的小学的梁老师曾收到过一宗“无奈”的投诉。某天,她在上课期间当面批评了一名上课说话的学生。这名学生晚上回家后,就闹着不吃饭。家长了解后第二天就以“严重扭伤学生心灵”的名义将梁老师告到学校去。
 
  “学生开小差应该受到批评,可家长却保护了这种错误的做法。家长的投诉实际上对教师伤害很大。”区教育局秘书科科长郭金元坦言。“家长投诉最多的是教师的语言,只要态度稍微差点,就很可能遭到投诉。因此一些老师平时都战战兢兢的。”
 
  2.“升学率”成束缚
 
  此外,来自上级教育行政部门、学校和家长三方面的升学压力始终落在教师的身上。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中老师说,学校为了竞争力,还制定了一条规定,班主任所在班级的升学率,每年只能上升,不能下降,否则工资、奖金和升迁都要大受影响。学校里升学率最低的一个毕业班,班主任要被淘汰掉。
 
  家长也非常希望自己的小孩能读到好学校,他们的期望也让老师倍感压力。
 
  3.休息时间没保证
 
  “起得比鸡早,干得比牛还累。”班主任小刘说,她每天都处在上紧发条的工作状态中:学生每天7时30分上学,她得提前一个小时到学校。晚上9时30分下晚自习,她必须等所有学生回家后才能下班。回到家里,还得备课、批改作业,一晃就到了12时。
 
  老师每天看似只上几天课,其实备课、批改作业、制作课件、管理学生要耗去他们很多时间和精力,还要应付校内校外的各种检查、评比、培训等。小刘说,她在上班时长期精神恍惚。
    最新消息
    心灵鸡汤
    权威发布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08 - 2009 All www.54zyz.org Rights Reserved 中国心理援助志愿者网 版权所有

    对于经历者、救援者、报道者以及后方的每一位关注者的心理都存在深远的、不可忽视的影响,全社会开始高度重视灾后心理援助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