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的能力将影响孩子一生

2018-01-06 14:12 来源:未知
主页 > 权威发布 > 正文
  这是我第一次给孩子们上语言课的情景。
 
  我信心满满地来到班里,七八个孩子围坐一圈,眼里闪着好奇。入座,简单自我介绍后我开始上课。“孩子们,今天的内容是用蜡笔在白纸上拓印数字。”稍作停顿,见孩子们依然充满期待的眼神,我暗自窃喜。
 
  “现在老师先示范怎么做,你们先观察。”我娴熟地完成一张作业后,正要展示,发现竟然少了三个孩子,让我有点纳闷。我将材料分给剩下的孩子,很快,孩子们都埋头“苦干”起来。可是不到两分钟,有孩子开始坐不住了。又两分钟,走光了!再看看他们留在桌上的“涂鸦”,没有半点数字的痕迹,顿时挫败充满了我身上每一个细胞。“也许他们把这当成美术课了。”我自嘲道。
 
  课后,经过请教和反思,我找到了问题的重点:概念。没有提取和建立概念,孩子们不知道这堂课在干什么。
 
  重整旗鼓后,我开始了我的第二堂课。
 
  “我们今天的内容是制作砂纸数字卡,制作砂纸数字卡所需要的材料有:砂纸数字卡、白纸,蜡笔……”孩子们显得很专注。
 
  “制作之前,我们建立一个概念:砂纸数字卡。这是砂纸数字卡。”孩子们依然很专注。
 
  “哪个是砂纸数字卡?”
 
  “这个!”
 
  “这是什么?”
 
  “砂纸数字卡!”准确的回答让我增添了信心。
 
  在经过一轮单个地概念建立后,确定孩子们都已掌握这个概念,我开始依次进行下面的内容。
 
  “我们再建立一个概念:拓印。请观察,老师正在‘拓印’。”我将动作放慢,以便孩子们清晰地看到整个过程。白纸上的数字渐渐浮现出来,我看到孩子们脸上露出惊异的神情。
 
  开始正式制作了,孩子们显得有点迫不及待。看着埋头的孩子们,我心里仍有点忐忑。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孩子们不但没有出现上节课的“疲态”,反而是越做越有兴趣,不断向我索要更多的材料,不断有孩子拿着自己的作业对我说:“老师,这是我做的砂纸数字卡。”“你看,这是我拓印的‘2’。”
 
  从此我知道了要给孩子们提取并建立概念。
 
  想起这件事,是因为最近遇到一件糗事。
 
  中心搬了新家,王树老师带着几个中心的“男丁”挂画,装饰我们的新家。
 
  王树老师一副艺术总监的派头,凭着感觉指挥着我们几个“粗人”。
 
  “对,就这个间距。量一下多长。”
 
  “不用量,15公分”我压住两幅画保持半指宽的间距,定在墙上,不假思索地给出我的估计。
 
  “后面的画都按这个间距,15公分。”王树说完离开了,剩下的由其他同事完成。
 
  一会儿,王树返回。“天哪,怎么挂成这样?”
 
  我一看,原定的“半指宽”变成了“一掌长”。我用卷尺一量,15公分!“没错呀!”王树也疑惑了。
 
  这是一旁的铁用拇指和食指比划着“半指宽”,举着开腔了:“什么呀,这最多3公分,15公分是3公分的5倍!”随后是一阵哄堂。
 
  从此我认识到自己——单位概念不清晰。
 
  事后我努力回忆以往的学习经历,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就“概念不清晰”。在我印象中,好像我的每一门学科都是这样,比如我永远都搞不清数学里的方程式、抛物线、组合等等概念是什么意思。更可笑的是我上了大学读汉语言的时候才弄清楚什么是声母、韵母、前鼻音、后鼻音……而这些基本概念其实是应该在小学一年级就建立起来的。追根溯源我想到我的老师是怎么上课的,他们很少给我们提取并建立概念,即使有,也只是用语言解释。而这些解释是否恰当,概念是否被学生所吸收,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关心过。
    最新消息
    心灵鸡汤
    权威发布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08 - 2009 All www.54zyz.org Rights Reserved 中国心理援助志愿者网 版权所有

    对于经历者、救援者、报道者以及后方的每一位关注者的心理都存在深远的、不可忽视的影响,全社会开始高度重视灾后心理援助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