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好老师”可能正是“差老师”

2018-01-07 09:04 来源:未知
主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至少当时DNA亲子鉴定技术还没发明),一妇人因故设计圈套要夺走另一妇人的孩子,为此和孩子亲生母亲撕打到县官老爷那里。孩子当时太小,不会说话,两妇人都跪在县官面前,哭泣着说自己是孩子的母亲。县官老爷左右为难,想了半天,有办法了,他让两妇人在朝堂上抢孩子,说谁抢到了就是谁的。于是两妇人都扑向孩子。一个小孩子怎经得起两个大人撕扯,小小的身体似要被揪碎,大哭起来。于是,一妇人放手了,抢到孩子的妇人露出了胜利的微笑,等待县官宣布她是孩子的母亲。县官定定神,把惊堂木一拍,对两边衙役说,把这个抢到孩子的女人拉下去,关起来,她一定不是孩子的母亲。然后对那个首先放手的妇人说,把孩子抱回去吧,没错,孩子是你的!
 
  现实中,有些老师“政绩”很好,只是因为他们在竞争中“下得了手”。同理,有些校长也名声显赫,例如河北某地级市一所中学,其之所以“成功”,只是因为他们对学生、对老师“下得了手”。他们把全省甚至外省的成绩好的学生收罗来,把学校办成集中营,以每年考上多少清华北大为政绩。学生们成全了老师和学校的政绩,可学生最后得到的是什么呢?那些成绩优秀的孩子,他们不来这里,也照样会优秀;那些成绩一般的孩子,他们来到这样的学校,成绩上更不会有大的改善,反而对心理、意志造成损害。
 
  家长如果仅仅着眼于孩子的考试成绩,盲目地选择那些考试成绩高的学校和老师,很可能你就是把孩子交给了那个毫不手软的“勇敢的抢夺者”,他们要的不是教育,不是学生的身心健康,只是自己的“成果”。而有些老师,考试成绩虽然一般,也很有可能不被学校认可,但孩子们在他的班中却很快乐。所以,一个老师好不好,一所学校好不好,最简单的判断方式就是,孩子在这里快乐不快乐。凡能让孩子喜欢的老师和学校都是好的,更具有“亲妈”的情怀。
 
  读者来信,相信很多家长也遇到过这样的困惑:
 
  尹老师,您好。
 
  我说的这孩子是我姐的孩子,现在正在上二年级,从上一年级第一个学期起,我姐就想给孩子转学。这位老师按照我们常说的是好老师,是位语文班主任,年级也就30刚出头,她太“敬业”,这就害苦了一批批的孩子和家长,下面慢慢听我道来。

  一年级的期末考试,她们班级一共40多名孩子考了34个100分,在全年级是第一,可以说是在全市也是屈指可数的傲人成绩,可这分数的背后隐藏着无数多孩子被责骂和诋毁,精神上的摧残(这词我用的一点也不过),弄得原本活泼开朗的孩子,现在一上学目光呆滞。
 
  小姑娘上刚一年级的时候,一次发作业本子,似懂非懂的她把别人的本子拿了。别的孩子没有了本子自然告诉了老师,老师就讯问谁拿的某某的作业本?孩子见老师在讯问了,一担心害怕,就把本子就丢在座位的旁边,这一举动老师见到了,就问为什么拿了那孩子的作业本,孩子胆小不敢作答,直到家长来接孩子后,孩子一直在哭,就是不肯说,当时,老师根本不知道是个什么结果,就直接定义说是孩子抄袭别人的作业?这是不是很可笑的事情?作业本刚发下来,如何抄袭?没问个究竟就胡乱给孩子定义是抄袭,孩子是委屈的一直哭,后来在回家的路上才告知父母,是因为发现了自己的作业中有一题没有批改,她就拿了同学的作业本对照着看是否有批改。这事家长还当面给老师解释了,可老师居然说,这应该不是偶然的,孩子有抄袭习惯,听写时有发现她翻看自己的作业。我作为孩子的阿姨,我相信孩子是单纯的,她的那一行为并不能说明就是偷看、抄袭,作为一名老师没有经过调查就妄下结论,这对孩子伤害有多大?
 
  这个老师喜欢给孩子留很多作业,平时的作业多这已经让孩子和家长都习以为常了,离谱的是经常无端端的中午、下晚留堂个别的孩子。我姐孩子这两次被留下的理由是没有家长的签字。看到这里会认为这位老师很认真负责,很重视与家长联系。但她的“好心”我只能用引号给打上。在刚上一年级的时候,孩子带回一张表格让家长填,里面是父母的工作单位和联系方式,学历,家庭住址等等一系列的信息。在第一次开家长会上,这位老师说:“这个班是我带过的班级中,家长素质最低的一届。”她所谓的素质就是家长的学历水平,呵呵。因我姐和姐夫都是自己做生意的,在我侄女现在的这个学校大多数都是做生意的家庭,这个学校已经很久有被传说老师的手很“黑”,胃口都很大。当时我姐有考虑给孩子上别的学校,但2万元的赞助费加入上学路途的问题,我姐心想把这2万元的赞助费就喂那些胃口大的老师还不够吗?现在回头看来,还真不够,简直就像往届这位老师带过的家长说的,她就是一个无底洞。前面说到她经常留个别的孩子,理由就是没签字,还要逼着孩子在家长来了后承认自己的错误。试问一下,没签字让孩子承认什么错误?是,这是你布置的作业中的一项,孩子毕竟是孩子,她有忘记的时候,这很正常的提醒即可,何必要留下孩子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的时间,针对在这个问题上面?是不是小题大做了?直接批评家长不就好了?更离谱的是她知道我姐中午没时间照顾孩子,把孩子放在一个朋友开办的小课桌那里,她还不断的游说家长把孩子放到他们学校里另一个老师开办的小课桌上,说了不知有多少次,我姐每次都以各种理由委婉的“谢绝”了。
 
  这位老师的老公代理指纹情商测试的项目,他们就竭力劝我姐带孩子去测试,我姐起初认为就花个几百块,就答应着做,谁知道老师是要采集了指纹,送到台湾还有什么地方,这费用可不是个小数字,我姐后来也用个什么理由给拒绝了。我姐被这个老师弄得好累,让我给想办法,她想让孩子调离这所学校。我给咨询了我们当地教育局的人,教育局的人建议我姐直接把这事捅到校长那里,并且告知我调学校并非易事。我们想可是孩子毕竟在人家学校,万一没有告成,那孩子岂不要受罪好些年?尹老师给我拿个主意,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最新消息
    心灵鸡汤
    权威发布
    友情链接
     
     

    Copyright©2008 - 2009 All www.54zyz.org Rights Reserved 中国心理援助志愿者网 版权所有

    对于经历者、救援者、报道者以及后方的每一位关注者的心理都存在深远的、不可忽视的影响,全社会开始高度重视灾后心理援助工作。